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昌海的蓝色海滩

时不我追 时不我待

 
 
 

日志

 
 
关于我

出生于浙江宁波,高小、初中、高中、大学在上海求读,大学毕业分配在上海四平中学教学,1974年调到黑龙江八五四农场中学,1978年调到黑龙江农垦师范学校,2000年退休回到上海。退休后,被中学、中专聘任教师多年。后被聘社区老年大学电脑专职教师。

网易考拉推荐

我的第一张工作证  

2009-07-18 08:25:38|  分类: 我和四平中学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1962年7月23日,上海师范学院公布了毕业生分配去向。中文系的分配去向公布在东部进门的音乐厅前的布告栏。我看到自己和刘贵华、沈霭兰、谢钧石等同学被分配在虹口区,8月25日上午到虹口区教育局报到。

 到了8月25日上午,我怀着兴奋的心情到海南路10号的区政府。走进区政府的小礼堂,里面已经坐满了人,有些是华东师范大学的毕业生。因为我在上海师范学院中文系学生会生活部当干事,和外系同学交流比较多,所以除了本年级的同学,也碰到了一些熟悉的校友。

 那年月,会议室里有电风扇就是享受。但几百个人在一起,仍然是蒸笼一样。教育局人事处的领导简短地说了一些欢迎的话以后,按次序由各中学的人事干事宣布自己学校新进教师的名单。我们静静地听着等着。一个学校宣读完了,名单内的人就跟人事干部一起离开会场去学校。

  留下的人越来越少。突然一位四十岁左右的人事干事操着上海郊区的本地话开口了:“下面几位老师到四平中学:胡丕仁、郑琄、李昌海、何逸珍。”他向我们介绍自己是徐均培,称他“老徐”就可以了。我们初次见面,都尊称他“徐老师”。后来我在教学工作外兼搞学生政审工作,与老徐在工作中合作了有十年时间。他把我们召集一起,告诉我们去学校的路线。我告诉他,我就住在学校旁边,这路线我熟悉。

  于是,我们走出区政府来到了吴淞路邮局门口的55路车站。我家也在55路经过的路上,在学校前一个站,而从后面小路走到学校,也只有几分钟的路程。

 四平中学,对我来说既熟悉又陌生。熟悉,是因为我住处周围的许多中学生就在这里学习,我的一位老同学的两个妹妹也在这所学校学习;陌生,是因为我一直没有机会进过这所学校。

  踏进学校大门,略带古典式的三层教学大楼就展现在面前,很漂亮,这是我以前不曾注意的,因为从来没有在学校门前经过。

  老徐把我们带到二楼党支部外面的小会议室。学校的党政工团的领导都已经在了。书记兼校长蓝尤青对我们表示热烈的欢迎,向我们介绍了学校情况。而后两位教导主任陈起秀、曹镇淮给我们安排了教学任务。我担任1962年级高中3班和4班的语文课,同时兼任4班的辅导老师(副班主任),和陈维莉老师合作。

  曹镇淮老师让我们领了教材和参考书。老徐告诉我们,让我们先回家,到8月27日正式上班,上班时每人带一张报名照,发工作证用。还告诉我们关于工资问题,第一年是实习期工资,每月48元5角,这个月发半个月的工资,每月5日发工资。也就是说,9月5日我就可以拿到一个半月的工资了。我听了,心里乐得不得了。

  回家的时候,路过我的老同学家,我特意拐了进去,对他的开学升初三的妹妹说:“小小妹,我现在是你的老师了!”小小妹的姐姐刚刚从四平中学高三毕业,忙问怎么一回事。我把分配到四平中学的事说了一遍,大家都为我高兴,这样可以很好地照顾自己家的父亲和两个妹妹了。

  27日,我们几个新教师早早就来到学校。上班的时候,陈起秀主任和曹镇淮主任分别把我们带到自己的教研组办公室,向各位老师介绍。我的教研组办公室在三楼中间,是全校最大的,共有高初中语文和历史老师三十来位。其中有不少是我们上海师范学院的校友。校友相见,格外亲热,我也就不感到陌生了。教研组长徐守纬老师五十开外,说话带着浓重的山东口音。副组长陶慕渊老师三十五岁左右。但那时候,在我看来,他们都是极有权威的老教师。几位老师自我介绍以后,我已经感到自己才疏学浅,一定要好好向各位前辈学习,向师兄师姐学习。

  随即,我又见到了合作的班主任陈维莉老师。见面后,才知道她也是校友,是物理系毕业的。他与我同龄,但先我一年毕业。听教导主任介绍以后,我对她的工作能力和教学能力十分钦佩。

  我有了自己的办公桌,和林之老师对面坐。高一共四个班,我俩各教两个班,她是备课组长。领了办公用品以后,我就去找徐均培交照片,第二天,我高兴地领到了工作证。

  我大学毕业的时候拍过一张毕业文凭用的二寸照,但没有一寸照片,又舍不得重新去拍照,于是找了一张高中毕业时候的报名照片放到工作证上(我大学的学籍卡上也是这张照片)。

  这张照片上的那件上衣原是我叔父的工作服,后来送给我穿。衣服原来是蓝色的,到高三的时候,已经被洗得发白了,但还算是我的正装。领子磨损了,我自己把它翻过来(那时候会做这样的针线活的男孩绝对不止我一个),所以,领子的颜色是深色。这件正装,除了出现在工作证、大学学籍卡之外,还出现在1958年的高中班级毕业合影。直到1959年暑假我参加勤工俭学,用劳动所得给自己买衣服穿,才让这件正装变成了劳动服。

  附带说一下,暑期劳动(建筑工地小工)每期十天,每天一元二角,其中二角直接划给学校了(以什么名义给学校忘记了),午餐发餐券,交粮票。每人限参加一期,我情况特殊,参加两期。收入二十元,买一套卡其布衣服、裤子,再用来集邮等费用。

 平常在学校里,工作证没有用处。但后来我的工作证的使用频率是很高的。这是我第一张工作证。


我的第一张工作证 - 李昌海 - 昌海的蓝色海滩
  我的第一张工作证
我的第一张工作证 - 李昌海 - 昌海的蓝色海滩
 

我在上海师范大学的学生卡(上海师大档案室提供)  

  评论这张
 
阅读(1113)| 评论(7)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