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昌海的蓝色海滩

时不我追 时不我待

 
 
 

日志

 
 
关于我

出生于浙江宁波,高小、初中、高中、大学在上海求读,大学毕业分配在上海四平中学教学,1974年调到黑龙江八五四农场中学,1978年调到黑龙江农垦师范学校,2000年退休回到上海。退休后,被中学、中专聘任教师多年。后被聘社区老年大学电脑专职教师。

网易考拉推荐

五十五年,弹指一挥间  

2011-12-04 12:07:53|  分类: 我和新沪中学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五十五年前的十二月三日上午,即一九五六年十二月三日,位于上海虹口区溧阳路1177号的新沪中学的中大楼门口的立柱上,贴出了一张大红纸。

这张大红纸是新沪中学团委张贴的。这是一份公告。公告的内容是批准奚文斌、李昌海两位同志为新民主主义青年团团员,团龄自一九五六年十二月三日起算。看到这张公告,我的心底涌起了一股热流,轻轻地唱起了熟悉的歌曲《我们是民主青年》:“我们是民主青年,我们是人民的先锋。毛泽东教育着我们全心全意为人民。千万青年,跟着毛泽东,永远向胜利,永远向光明……”

我的入团过程不是非常顺利的。

1955年9月,我进入高中的时候,还没有到离队的年龄,还得戴着红领巾进班级。当年高中四个班,是一个中队,中队长是一班的,中队辅导员记得是二班的一位男同学。我是三班独立小队的小队长。我们小队大概是十一名队员。我们班团员不少,他们的年龄多数比我大三四岁。

刚进高中的时候,大概是初中的成绩报告单上有“爱活动”的评语(新生报到时要交初中毕业证书和初中三年级下学期的成绩报告单),班主任安排我担任班级临时体育委员。后来发现,我的“活动”不是体育活动,就让我担任班级图书管理员。后来又让我兼任学生会文艺部干事。我这个文艺部干事不管唱歌跳舞,先是管每天中午一放学就到广播室放唱片——没有广播员。中午有许多同学是在学校食堂吃饭或是带饭来蒸,只有不多的同学是回家吃饭的。广播室就在教室对面。有同学帮我去拿我的蒸饭。我一边放唱片,一边吃饭。

那时候,放唱片的差事很不好干的。赛璐珞的唱片很容易跌碎,放和拿要当心。有的一张唱片放四分钟,有的一张唱片只好放二分钟。换一张唱片就要换一根唱针。所以整个放唱片的过程都是需要细心的。这恰恰是帮我这个马大哈式的人,慢慢地改变粗心大意。

我当小队长的时候,看到别的队员都申请入团了,我也交了入团申请书。我积极努力参加学校的各项活动,接受团组织和学生会交给我的各项任务,认认真真地去完成。

那时候,我还同时担任青年报的发行员。因为宣传工作做得好,成为优秀发行员,受到表扬和奖励。

在担任学生会文艺干事的时候,我的主要工作是组织同学放学后观看电影,丰富生活。我主动和永安电影院、国际电影院联系,找来电影宣传资料,我办了一份油印的《影讯》,自己刻印,介绍电影内容、电影演员情况和观众观后感,分发到全校高初中四十多个班级。然后和电影院协商包场,组织观看和座谈。后来作为优秀电影宣传员的代表被邀参加与电影演员的联谊活动。

暑假里,我又帮助体育部到虹口游泳池包场,组织同学去游泳。我就到学生会办公室,帮学生会卖游泳票。

在我的社会工作的过程中,一直受到青年团员的真诚、热心的帮助。学生会文艺部长余玉贞曾经是我的同桌,大胆放手让我自己想办法搞好工作。团委书记陆昌洪老师经常对我进行思想帮助,给我鼓励与表扬。团委副书记、青年报发行站站长李承昌是下一届的同学,大概他的年龄比我大,而且很成熟,也对我给予帮助。

1956年新学期开学以后的某一天,放学以后,班级团支部举行了入团审批会,审批我的入团申请。我按照程序宣读了我的入团志愿书,大家展开了热烈的讨论。讨论中,大家肯定了我在各项工作中的热心、负责,但特别指出没有处理好工作与学习的关系,认为搞社会工作是为人民服务,而把学习看成是单纯自己的事情,没有认识到学习是为了将来更好地为人民服务。这些团员都表态同意我加入青年团。

原来作我介绍人之一的一位团委学生会委员C发言了,他一开口就说:“我不同意李昌海入团!因为他缺乏组织纪律性。”他举出了“缺乏组织纪律性”的例子。他还说,要他做介绍人是团组织在上学期安排的,为了对组织负责,我反对他入团,不再做介绍人。这突如其来的变化,使会场气氛突然改变。团支部书记为了对组织负责,决定暂停审批。这样我的入团就暂时被搁置了。

这个“缺乏组织纪律性”,并非空穴来风,在那时候确确实实是一个说不清的问题。暑假里,我在学校中大楼二楼西南角的团委和学生会共用的办公室值班,帮体育部卖游泳票。有一天我上午,我发现我坐的位置对面的团委的办公桌上放着一枚团委的公章,我怕人多手杂,会被哪个人顺手拿走,利用公章去干坏事,于是就把公章收起来。我看到团委办公桌的右面抽屉没有上锁,就把公章放进里面。但我那位同学说,我应该在发现公章的时候,不要动公章;应该把门锁上,去找住在学校的团委书记陆昌洪老师或团委的其他干部。我承认他说的是对的,但又认为当时我真的没有别的选择。因为事实上陆昌洪老师暑假不在学校,我想找团委的其他人,又不知道去哪里找人。我知道的几位团委委员都住得很远。那时候也没有电话可以通知,再说买票的同学不少,我也离不开。后来我向陆昌洪老师作过汇报,他并没有批评我。

大概是隔了两个月,因为考察的结果并没有发现我有其它问题,而且大家提出的批评我已经接受,并且有显著的改进。如学习也抓紧了,上课认真了,工作中急躁情绪有了改变。团支部决定重新审批。这次让我自己找介绍人。于是我找团支部书记叶信和与章君如这两位年龄比我大好几岁的团员做我的介绍人。与我同一天审批的还有奚文斌同学。在这次审批会上,我的入团只是补充说明对“组织纪律性”的认识。大家认为在那种情况下,也只能这样做。只是提醒以后要注意一点,强调“不该问的不要问,不该说的不要说,不该听的不要听,不该做的不要做”这类的组织纪律。受了这种组织纪律的约束以后,我在许多方面确实是小心谨慎了。

入团以后,我对学习抓紧了,也加强了自己的思想修养,我向自己提出了更高要求,争取加入中国共产党。要抓学习,就要突破难点。我觉得代数、物理的一些概念自己掌握不好,就省下钱去四川北路新华书店买有关辅导书。有时候就坐在店里的楼梯上读那些书。我喜欢语文,喜欢看小说,就去学校图书馆借《青年近卫军》、《钢铁是怎样炼成的》等苏联小说看,学习小说里的青年英雄的革命精神。确实,入团之后,自己的思想和学习都有了一个飞跃。

我原来准备在高中毕业后直接参加生产劳动的,但响应“一颗红心,两种准备”的号召,报考了师范院校,最后被上海师范学院中文系录取,开始了新的追求。

入团整整五十五年了,许多事情仿佛就在眼前。只是我的两位入团介绍人都已经在十多年前过世了。我一直怀念他们,感谢他们给我引路。

 
五十五年,弹指一挥间 - lichanghai40 - 昌海的蓝色海滩

 第二排左一是李昌海,第三排左一是叶信和,前排右一是章君如

五十五年,弹指一挥间 - lichanghai40 - 昌海的蓝色海滩
新沪中学发行站青年报优秀发行员合影
前排左二李昌海、左四陆昌洪老师,右三李承昌,右四邮局发行员

 五十五年,弹指一挥间 - lichanghai40 - 昌海的蓝色海滩

 

 

  评论这张
 
阅读(610)| 评论(1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