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加关注
查看详情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昌海的蓝色海滩

时不我追 时不我待

 
 
 

日志

 
 
关于我

出生于浙江宁波,高小、初中、高中、大学在上海求读,大学毕业分配在上海四平中学教学,1974年调到黑龙江八五四农场中学,1978年调到黑龙江农垦师范学校,2000年退休回到上海。退休后,被中学、中专聘任教师多年。后被聘社区老年大学电脑专职教师。

芋艿随想  

2011-07-15 10:08:25|  分类: 社会与生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每每看到家里买来芋艿做菜,心里总是痒痒的,因为患有糖尿病,芋艿是不能吃的,尤其是芋头。

 芋头,就是芋艿的块茎。一支芋艿有一个主块茎,形状多数为球形,一般直径在10厘米左右,也有更大的。分块茎大小不一,一般是长在3-7厘米之间,直径3厘米左右,周围成圆形或椭圆形,但形状不很规则。

芋艿随想 - lichanghai40 - 昌海的蓝色海滩

 

 在南方,分块茎称芋艿,主块茎称芋艿头,现在也简称芋头;而在北方,不分大小,都称芋头。

 有的芋艿头吃起来涩,舌头发麻。但无法预先掌握。

 好的芋头,淀粉结构好,味道略带甜味,吃起来感到“粉”。尤其是大芋头,煮熟或蒸熟以后切成片,有松糕的味感。切开后,因为氧化作用,表面会呈淡紫色。吃的时候不要贪,要慢慢吃,不然会噎的。我小的时候,是蘸盐吃的。那时候没有细盐,是先把粗盐炒一炒,再用小捣臼把盐捣细。炒过的盐很香,所以蘸盐的芋艿特别香,很好吃。但不要在饭前吃,不然饭会吃不下的,因为芋头可以吃饱肚子。

芋艿随想 - lichanghai40 - 昌海的蓝色海滩

 

 六十多年前,在宁波乡下的时候,吃芋艿头还有一种吃法。乡下每家的灶头旁边有一只灰缸,把从灶膛里的烧红的热灰取出来,放到缸里,上面盖上一层砻糠。热灰仍然是燃烧的,慢慢把糠也燃着了。但这些都是隐火,能烧很长时间。我们把没有剥皮的毛芋艿埋在灰缸里,让它慢慢焐熟。到要吃的时候起出来,把皮一剥,香喷喷的,就像现在吃烘山芋一样。不过,现在宁波的农村里,连灶头也很少看到了,许多人家都用上了方便的液化气甚至是管道煤气,所以那种原始的灰缸已经很难看到了。自然也就吃不到灰缸里焐熟(也叫“煨熟”)的香喷喷的芋艿了。

 现在吃芋艿,已经不是那样“大规模”的吃蘸盐的芋艿了。芋艿的吃法已经由厨师们演化为五花八门的佳肴了,甚至还出现了芋艿雪糕、芋艿冰淇淋、芋艿蛋糕,这是几十年前谁也不会去想的。

芋艿随想 - lichanghai40 - 昌海的蓝色海滩

 

芋艿随想 - lichanghai40 - 昌海的蓝色海滩

 

不过,人们在八月十五还会想到弄一点毛豆烧芋艿,回归自然。

  由芋艿又想到了芋叶。小时候,在宁波乡下,姑父家的门前就有一片芋艿地。清晨,在阳光下,芋叶上的露珠反射出晶莹的光泽,随风滚动,一片芋艿田就给人一段美好的想象。我那时候把露珠幻想成银珠、珍珠,梦想着籍此改变贫困的生活。我分不清芋叶与荷叶。姑父告诉我,荷叶是长在水里的,有荷花,有莲蓬,水底还有藕;芋艿是长在地里的,没有花。拿现在的话来说,荷花是出污泥而不染,芋艿是朴实无华、默默奉献。各有各的品质特点。

芋艿随想 - lichanghai40 - 昌海的蓝色海滩

 

  评论这张
 
阅读(472)| 评论(10)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