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加关注
查看详情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昌海的蓝色海滩

时不我追 时不我待

 
 
 

日志

 
 
关于我

出生于浙江宁波,高小、初中、高中、大学在上海求读,大学毕业分配在上海四平中学教学,1974年调到黑龙江八五四农场中学,1978年调到黑龙江农垦师范学校,2000年退休回到上海。退休后,被中学、中专聘任教师多年。后被聘社区老年大学电脑专职教师。

年夜饭的回忆  

2012-01-23 21:56:44|  分类: 往事悠悠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年夜饭”,又称“团圆饭”或“团年饭”。中国人的习惯,每到年夜,家里都要把一年之中最好的饭菜做出来,等待全家人到齐了一起吃。五六十年前,许多企事业年三十的下午都会放假,让职工抓紧时间置办年货;而大大小小的商店也会提前打烊,让职工回家和家人吃“团年饭”。有些家住外地的职工,则会提前请假想方设法回家过年。

       记得解放前,父亲在上海工作,每到农历年底,总会提前请人写信告诉家里,什么时候回来。倘若不能回家,我和弟弟就会跟着祖母到乡下姑妈家去过年,母亲就去外婆家过年。记忆中,去乡下过年的日子比在城里过年的机会多。因此童年时代大多数故事都是发生在宁波南乡或宁波西乡。

      后来家搬到了上海,我们就在家吃年夜饭了。父亲会提前下班。下班以后,他会骑着脚踏车拐进沿途的菜场,去选购便宜货、落脚货,回来又洗又烧,总要弄到晚上八点左右才会做好年夜饭的一桌菜。我母亲身体不好,也不善于厨艺,过年过节的饭菜总是我父亲操持。父亲在抗战前曾经在外国轮船上当过厨师的下手,所以还有一点厨艺。虽然原料是最便宜的,但做出来的口味真的不错。等到一桌菜放上桌,父亲就会倒上一盅黄酒,美滋滋地喝起来,而且总要我们赞扬一下他做的菜:“真香!”“真好吃!”“真鲜!”母亲会眯着近视眼附和着,让他高兴。而后会让他多喝一盅,慰劳他辛苦一年。

       父亲高高兴兴地喝完后就会躺下呼呼大睡。我们就开始收拾桌子,开始大扫除。我那时候的任务就是,负责把三家人家共用的厨房间打扫干净,那是我自己包下来的。我会用水冲洗沾满了油烟的墙壁和天花板,那黄黑的油烟随着水流到地上,我用拖把吸干;再用抹布檫墙壁(那时候还不是瓷砖)。这样厨房间会明亮不少。   

       差不多到十二点的时候,大扫除已经完成了。我们就等十二点到,给父亲和母亲拜年。

       上了大学以后,因为我有一位住在同一个新村的老同学在安徽工作,每到过年才能回家探望父母。因此我的年夜饭有时候会到他家去吃。或者在家吃了一点以后,再去他家吃。他家的人都把我当成家里人看待。后来他去了兰州,回来机会少了,但每到年夜,我还要尽量去他家吃年夜饭。我结婚以后去了黑龙江,但有机会回上海,我都会去看看他的老母亲。

       现在我在吃年夜饭的时候,都会想起父亲为年夜饭奔波和到这位同学家吃年夜饭的情景。父亲已经过世三十多年。那位同学的母亲和他本人也已经相继去世,我和他的姐妹们虽然相距较远,但还常有往来。

      

      

  评论这张
 
阅读(612)| 评论(5)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