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加关注
查看详情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昌海的蓝色海滩

时不我追 时不我待

 
 
 

日志

 
 
关于我

出生于浙江宁波,高小、初中、高中、大学在上海求读,大学毕业分配在上海四平中学教学,1974年调到黑龙江八五四农场中学,1978年调到黑龙江农垦师范学校,2000年退休回到上海。退休后,被中学、中专聘任教师多年。后被聘社区老年大学电脑专职教师。

由倒马桶说起  

2013-02-04 15:43:59|  分类: 社会与生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一位住在老城厢老弄堂的网友,拍了几张照片,展示了一段快要消失的生活场景。我把其中几张照片借来用一下。
     这一生活场景,让我想起了六十年前住在闸北区的时候的生活环境。
     每天凌晨当我们正在熟睡的时候,一阵刺破夜空的声音把我们惊醒:“嚄——马桶拎出来!”于是母亲就轻手轻脚地起床,从躺在地铺上的我们的头顶走过,到门角落,把马桶拎起来,轻轻地开门出去。与此同时楼上楼下响起一片噔噔噔的脚步声。
        接着,楼下就响起了“嚓嚓嚓嚓”的声音。她们为了把马桶洗刷干净,让马桶刷帚和马桶壁用力摩擦。有的为了增大摩擦,还在马桶里加进毛蚶壳或银蚶壳,发出更加响的声音。这时候,一阵阵鸟臊臭也就开始从楼下散发到楼上。没有办法,我们马上把头钻进被窝。
        过了一阵,楼下刷马桶的声音慢慢地小了。我的母亲动作是最慢的,差不多总是最后一个走上来。她把洗好檫干的马桶放回原处,又重新回到床上。
        父亲已经起床,准备上班。他先帮我们把被子掖紧,再去做他的早饭。他把隔夜的剩饭放到小铝锅,放进开水,再点着桌子上的洋风炉(煤油炉),把铝锅放上去“弹一弹”(烧一会儿)。这时候,房间里就充满了煤油燃烧的烟味。有时候还会有黑烟。这时候,父亲就会吹灭火,把煤油炉的上部卸下,用剪刀修剪两根帆布灯芯。吃完早饭,父亲就骑上自行车去上班了。
       父亲出门后,我也准备上学了。
       倒马桶必须在清早进行。这些马桶车(粪车),装不了多少粪便。装满了,马上推到苏州河边上的粪码头,倒到等候在那里的运粪船上。这样粪车来来回回要走很多次。时间晚了,等到人们要上班了,路上人多车多,最讨厌的就是与粪车碰在一起。常常有人因此而呕吐。所以运粪车的工人也是特别辛苦的。
       倒马桶要付卫生费(又称“卫生捐”),很长时间就是三角五分。后来,打扑克玩打四十分的时候,如果只得了35分,大家就会说:“哈哈,三角五分——马桶钿!”
       1953年,我家由闸北区(当时隶属北站区)搬到四平路,住上了新村房,虽然跟现在相比房子不大,但有了马桶间(三家用两个抽水马桶)和洗澡间(三家合用),条件很不错了。后来又装上了煤气,生活就更加方便了。

老城厢衰落[二]倒马桶的演变 - 老城厢 - 老城厢的回忆
          现在倒马桶已经用不着清早起来了,只要到这种倒粪站倒就行了。

老城厢衰落[二]倒马桶的演变 - 老城厢 - 老城厢的回忆
         这大概是属于社区服务吧。
老城厢衰落[二]倒马桶的演变 - 老城厢 - 老城厢的回忆 
             以前,清晨门口一排开着盖的马桶,也是上海老弄堂的一道“风景线。”
         随着社会的发展,“倒马桶”也将逐渐成为历史。这几张照片也许将成为百年后人们研究二十一世纪社会生活的重要资料。
  评论这张
 
阅读(572)| 评论(22)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