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昌海的蓝色海滩

时不我追 时不我待

 
 
 

日志

 
 
关于我

出生于浙江宁波,高小、初中、高中、大学在上海求读,大学毕业分配在上海四平中学教学,1974年调到黑龙江八五四农场中学,1978年调到黑龙江农垦师范学校,2000年退休回到上海。退休后,被中学、中专聘任教师多年。后被聘社区老年大学电脑专职教师。

网易考拉推荐

冬天  

2014-12-19 21:10:31|  分类: 童年记事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寒流到上海,气温骤然下降。坐在电脑旁边,总有阴冷的感觉,右手操作的机会多一点,就会比左手冷。没有办法,就开启取暖器提高室温。外面风吹树枝,发出沙沙声,但因为坐在南面,还感觉不到有风从哪里钻进来。

         忽然之间想起了六十五年前在宁波城里过冬的情景,往事浮现在眼前。

         那时候我不到十岁。冬天来了,我和弟弟就会冻得直哆嗦。身上的棉袍和棉裤,几年换一套,脚上的棉鞋常常是“脚拇头踢兰花豆——破洞里露出脚趾头”,也是两三年换一双。母亲的眼睛近视,针线活做不好,我们的衣裤通常都是乡下的两位姑妈做好了送来的。她们自己还要做田里和家里的活,忙完了秋收才能够空出手来做针线活。

        冬天来了,我们先是穿上旧棉袍、棉裤过一阵子。旧棉袍、旧棉裤经不住我们地上滚爬和相互拉扯,棉絮也被拉扯出来了。l西北风一刮,这破棉袍就抵挡不住,冻得鼻涕水挂到嘴边;用棉袍袖子一檫满脸都是。回家被母亲看见,脸上像涂了胶水一样,就会顺手抽出一根柴棍,夹头夹脑打下来,打得我们来不及讨饶。

        我家住的是二层的街面房子。房子除了隔墙和瓦片,其余都是木料。附近没有三层以上的楼房。我家的房子朝北,又离开余姚江近,所以冬天特别冷。北风从板缝里钻进来,我们会冷得牙齿打仗。

       冬天的晚上,没有东西玩;没有地方去,我们吃完晚饭就钻进被窝。被子是冰冷的,好些地方的棉絮被我们踢得布满了一个一个洞。母亲会用捡来的柴烧水,给我们冲“汤婆子”,让我们在被窝里取暖。但到半夜,汤婆子冷了,冷风从板缝里吹进来,常常把我们冻醒。没有办法,我们只能蜷缩成一团等待天亮。

        白天就找有太阳的地方孵太阳,有时候,母亲会把灶膛里的热灰放到火熜里让我们焐手焐脚。尽管如此,但因为我们贪玩,常常不戴帽子、没有手套,没有厚袜子,手脚和耳朵总是要生冻疮。生了冻疮有没有好的药膏敷贴,母亲只能拿些旧棉花把手包起来,结果越发严重,常常流血流脓,痛得哇哇直叫。

        我家的房顶瓦片下面没有屋面板,也没有天花板,抬头就可以看到密密的瓦片。这与我们现在看到的房子完全不同,所以寒风还可以通过瓦片的隙缝钻进来。

        我稍大一点的时候,冬天我就住到乡下姑妈的家里。在那里,我可以和村里的小朋友做游戏,可以和狗、猫玩,可以牵牛玩,可以吃新鲜的蔬菜、可以吃炒年糕。我可以很开心地晒太阳。我还可以穿姑妈给我做的新衣服。记得我在乡下过冬天的时候,只生过一次冻疮。

        这样的冬天,现在的绝大多数孩子的记忆中是找不到的,是很难体会的。

  评论这张
 
阅读(244)| 评论(7)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