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昌海的蓝色海滩

时不我追 时不我待

 
 
 

日志

 
 
关于我

出生于浙江宁波,高小、初中、高中、大学在上海求读,大学毕业分配在上海四平中学教学,1974年调到黑龙江八五四农场中学,1978年调到黑龙江农垦师范学校,2000年退休回到上海。退休后,被中学、中专聘任教师多年。后被聘社区老年大学电脑专职教师。

网易考拉推荐

无座而有座  

2016-05-15 22:25:27|  分类: 社会与生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这个《无座而有座》的题目,是前年8月写下的,一直没有开头,自然也没有下文。
         今天看到草稿箱有这个标题,就想起了我在多次旅途中“无座而有座”的趣事,折射出人间的温暖。
         前年7月底我到秦皇岛参加学生毕业三十年的聚会。我原打算聚会以后去山东,看望一位瘫在床上的老同事,再走访几位老学生。聚会结束的时候,我正准备买票去山东,却接到家里的电话,妻子病了,让我直接回上海。我查遍了从秦皇岛到上海的车次,没有高铁和动车票。连第二天的票也没有,只有从长春发车到宁波,经过秦皇岛和上海的被人称为慢车的K78次车还有无座票可买。无座——也就是从秦皇岛到上海南站20小时多的行车时间,我都得站着。
       我决定就乘K78回上海。于是立即买票,等候上车。
       我进入指定的车厢,发现有不少无座的人,但大多数是短途的。我看到中间有一个空座,就先坐了下来。下一站有人上来就让座。
      列车开动以后,我才知道,与我同座的几位,都是无座的。到下一站,靠窗的一个座位来人了,原来坐着的旅客就站起来让座。到晚上三个座位都先后换了人,其中一个座位换了两个人,就我坐的座位一直没有人来。由于前一个晚上和大清早来来回回到火车站、汽车站买票,没有好好睡觉,这个晚上我真的很累,就伏在桌子上打瞌睡了。
       半夜以后,我担心坐过站,就没有了睡意。不知道什么时候,车窗外下雨了。过了南京长江大桥,车窗外的夜色越来越熟悉。到上海南站的时候,天仍然下着雨。我乘坐地铁头班车回到家,家里人还都在睡觉。列车上的20个小时,总准备给别人让座,所以一直没有睡好。回家后吃完早饭,就深深地睡了一觉。
       我没有座位,却全程一直有座,只是老是担心有座票的主人出现。虽然如此,毕竟没有经受全程站立的疲劳。
       上世纪八十年代的一个寒假,我也遇到无座而有座的情形。
        那一次寒假,我去走访学生家庭。在铁力农场有许多我们黑龙江农垦师范学校毕业的学生在中学、小学和幼儿园当老师。我趁着寒假去看望他们。当我准备从铁力去哈尔滨的时候,学生刘凤丽的父亲开来一辆休班的客车,让我和送我的同学们都上车,他要送我们去火车站。大客车直接把我们送到站台上。同学们在站台上和我拥抱告别。火车来了,下来的人不多,上车的人也不多,但车厢里已经站满了人。为了和同学们告别,我使劲挤到车厢里面,在看得见他们的窗口旁停留下来。同学们拥在车窗旁,高声地喊着:“李老师再见!”“李老师一路当心!”“谢谢李老师!”。车开动了,还有学生跟着车追,直到看不见。
       我的视线刚刚离开车窗,就听到有人问我:“您是老师吧?”“是,我是他们的老师。”我回答。“哪个学校啊?”“虎林的,黑龙江农垦师范学校。”“大老远的,到这里看他们?”“放假了,有空了,走访一下家庭,还可以了解学生的生活。”
        说话间,一位年轻人站起来,拉了拉我的手说:“您请坐!”我不好意思 ,刚上来就让人家让座:“我刚上来,没关系,一会儿再坐吧!”“没关系,我们人多,可以倒着。您年龄大,请坐吧!”旁边的人也劝道:“坐吧!你们当老师的不容易。”
          坐下以后,我才知道旁边十来个年轻人都是大学生,是刚刚结束实习,要返回哈尔滨的。他们觉得,当老师有这么多学生能够在寒风中来送别,,这老师就当得值得了。
        就这样,没有座位的我,一直坐到哈尔滨。

       也是八十年代。我去贵州参加一次学术会议。我原打算结束后去云南看两位校友,所以没有买返程票。但会议结束后估算时间太紧,就直接经上海返回黑龙江。在贵阳车站买不到到上海的坐票,更没有卧铺票,只好买无座票。但售票员告诉我一个秘密。车厢的一头有个双人座的座位一般的是不出票的,如果没有人坐着就可以坐。于是我抱着碰碰额角头的希望上了车厢。
        车厢内很挤,行李架上都塞满了箱包。我来到车厢一头双人座的地方,一看,四个座位的靠窗处已经坐着两位妇女,另外的两个座位被一只竹篮和一个包裹占着。我问:“这里有人吗?”靠窗的一位五十岁左右的妇女回答:“都有人!”我一看她身边的竹篮是空的,料想即使有人,也不会是远途。于是说:“现在还没有来,我先坐会儿,等会来人了,我就起来。”说完就顺手把篮子放到小桌上。她没有反对,而且把篮子挪到她的面前。我一看,觉得没有问题了,就放心地坐了下去。
        列车开动了,有一位解放军同志来到这个车厢,看到这里的座位上放着一个小包裹就问:“这儿有没有人坐?”那位妇女很快回答:“没有人,可以坐。”
        列车开出了贵阳站。我看那妇女也没有找人等人的样子,就笑着对她说:“谢谢你给我留了一个座位!”她“唔”了一下,露出不解的神情。于是我就告诉她:你是一个人出门的,你担心路上的安全。对面坐着女同志,你放心。你看我年纪大,看上去面善,所以也同意坐下。最后来了解放军,你更加放心,所以你马上让出来了。车开了,你也没有急着找人。这不就说明,这个座位就是留给我的吗?她听了,笑了笑,也没有说话。
        就这样,没有座位的我一直坐到上海。
        像这样无座而有座的故事我遇见过不止这几次,但这几次的印象是很深的。
  评论这张
 
阅读(160)| 评论(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