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昌海的蓝色海滩

时不我追 时不我待

 
 
 

日志

 
 
关于我

出生于浙江宁波,高小、初中、高中、大学在上海求读,大学毕业分配在上海四平中学教学,1974年调到黑龙江八五四农场中学,1978年调到黑龙江农垦师范学校,2000年退休回到上海。退休后,被中学、中专聘任教师多年。后被聘社区老年大学电脑专职教师。

网易考拉推荐

庆上海师大六十华诞  

2014-10-20 11:52:22|  分类: 我和上海师范大学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庆上海师大六十华诞 - 李昌海 - 昌海的蓝色海滩
     2014年10月18日是庆祝上海师范大学60华诞的日子。为避免路上拥挤,我早晨6:10从顾村镇出发,7:50就到了桂林路上的上海师大。我先到东部的文苑楼报到,领取了人文学院为校友准备的礼品。接着去文史楼看学院为我们安排的教室。然后再找地方买早点。
庆上海师大六十华诞 - 李昌海 - 昌海的蓝色海滩
    在进东部大门的地方有一块《我为母校献祝福》的留言板,当时只有一位校友题词。我从志愿者手中拿过笔,写上了第二条祝福语:“庆六十华诞,祝师大发展”,签上了“中文系58级李昌海”。到后来发现我的留言已经淹没在更多的祝福语中。我在同寝的朱长根同学的签名的上面找到了我的签名。
庆上海师大六十华诞 - 李昌海 - 昌海的蓝色海滩
    文史楼曾经是我们上课的教学楼,现在是第三教学楼。记得1961年的时候,原来准备盖六层的教学楼,后来也许因为经费不足,只盖到四层就停工了,我们称其为半截子楼。现在楼仍然是四层楼,楼面上爬满了藤蔓,见证了上世纪六十年代办学的艰苦。
庆上海师大六十华诞 - 李昌海 - 昌海的蓝色海滩
    底楼西面的大教室是我们年级上大课的地方。底楼朝南的第一间教室是中文系58级一二班的自修教室,第二间教室是三四班的自修教室。晚上这里灯火通明。四楼是学校图书馆分设在这里的中文系阅览室。
庆上海师大六十华诞 - 李昌海 - 昌海的蓝色海滩
    在原来的音乐厅前东部校园的各学院摆开了接待点。学生志愿者和负责接待的老师热情接待校友。中立者是人文学院校友工作联络员樊霞老师,她负责这个学院的接待工作。后来我从她这里了解到现在的人文与传播学院不仅仅是原来的中文系,一共有八个系。
庆上海师大六十华诞 - 李昌海 - 昌海的蓝色海滩
   刚开始,人还不多,不显得很忙。
庆上海师大六十华诞 - 李昌海 - 昌海的蓝色海滩
    谢晋电影学院的接待员显得格外引人注目,也许她们就是未来的影视明星。
庆上海师大六十华诞 - 李昌海 - 昌海的蓝色海滩
 音乐学院的毕业生,大概星期六都很忙,还没有人光临。
庆上海师大六十华诞 - 李昌海 - 昌海的蓝色海滩
    大草坪的南面的路被命名为学思东路。我们进大学的时候,吃饭都在西部教学楼前的大草棚饭厅。8—10个人一桌,每天早晨都有牛奶、豆浆、馒头、油条、粥供应,不限量。被粮食定量限制了两年多的青年学生,一下子可以敞开肚子吃饭,就开开心心地吃起来。中午和晚上,都是不重样的丰满的八大盘荤素菜和一大碗鲜美的汤。进校两个月,我那瘦弱的身体就胖了起来,体重由不足100斤增加到105斤,面色也红润起来。但没过几个月,学校也实施粮食定量了,又开始吃不饱了。那时候,我们一星期有四天在西部的西一教室、东一教室、501教室、127教室上课,而且都是第三四节课。我们在东部上完前两节课,马上通过这条路“转移”阵地,急速到西部的教室去。跑得快的可以占到前排的好座位,可以听得清楚一些。当时的老师讲课没有扩音设备,更没有投影设备,所以一定要坐在前面才可以看得清听得清。上到第三节下课,早晨的二两稀饭早就消化了,肚子就饿了。于是第四节一下课,男生们冲锋陷阵一般,直接从现在的学思路这条路奔向东部食堂——
庆上海师大六十华诞 - 李昌海 - 昌海的蓝色海滩
   这棵老树如果有记忆,一定还记得我们去文史楼、去饭厅的匆匆的脚步。也许当年我还曾扶着树干磕布鞋里的小石子。
庆上海师大六十华诞 - 李昌海 - 昌海的蓝色海滩
   志愿者王珏陪我到了教室。在交谈中,知道她是虹口区的人,是北郊中学的毕业生。因为我曾经是虹口区四平中学的教师所以感到很亲切。她对我极为尊重,因为年龄的差距,就称我为李爷爷,我也很高兴接受了。于是就有了这张照片。
庆上海师大六十华诞 - 李昌海 - 昌海的蓝色海滩
 她的同学又给拍了一张竖版的。

庆上海师大六十华诞 - 李昌海 - 昌海的蓝色海滩
  十点左右,我们的同学从四面八方陆陆续续赶来了。年龄最大的是八十六岁,年龄最小的比我小一岁,七十四岁。有一些原定要来参加的同学,临时因病或有事不能前来。
 
庆上海师大六十华诞 - 李昌海 - 昌海的蓝色海滩
   我介绍了活动的安排以后,就请被二班同学称为老指导员的八十六岁的老干部窦在文介绍自己的养生经验。大家都很感兴趣。
庆上海师大六十华诞 - 李昌海 - 昌海的蓝色海滩
    窦在文精神矍铄,声音洪亮。
 庆上海师大六十华诞 - 李昌海 - 昌海的蓝色海滩
        我们同时发了最新编辑的,五十二年来第一次比较完整的,携带方便的通讯录。
庆上海师大六十华诞 - 李昌海 - 昌海的蓝色海滩
    窦大哥琅琅的话语,清晰的思路,不由得使在场的每一位思索起来,我们该怎样过好余下来的日子。健康生活就是我们现在对社会的贡献。
庆上海师大六十华诞 - 李昌海 - 昌海的蓝色海滩
 前排左二这位是当年上海女篮五号程友明。个儿不高,但篮球技巧很棒,一直是上海女篮的主力。当年由谢晋导演,刘琼、秦怡、曹其纬主演的《女篮五号》,与她毫无关系,但她也更加引人瞩目。
庆上海师大六十华诞 - 李昌海 - 昌海的蓝色海滩
 托着下巴的是三班的班长沈杰。今年他的小说《路漫漫》出版了。他向每一位到会的同学赠送了自己的书。
庆上海师大六十华诞 - 李昌海 - 昌海的蓝色海滩
 这是一部纪实体小说,描写了我们这一代的成长过程和经历的磨难。
庆上海师大六十华诞 - 李昌海 - 昌海的蓝色海滩
 
庆上海师大六十华诞 - 李昌海 - 昌海的蓝色海滩
 校友会中文系1958级分会的副会长、上海师大旅游学院范能船教授,谈旅游与健康。
庆上海师大六十华诞 - 李昌海 - 昌海的蓝色海滩
 每一个人的发言都吸引了大家的注意力。
庆上海师大六十华诞 - 李昌海 - 昌海的蓝色海滩
 分组座谈时候的三班同学。其中两位毕业时被分配去西藏,一位后来去了宁夏。
庆上海师大六十华诞 - 李昌海 - 昌海的蓝色海滩
 二班的座谈
庆上海师大六十华诞 - 李昌海 - 昌海的蓝色海滩
 大家都很开心。老班长陈牧,视力低到看不清人,依然来参加聚会。
庆上海师大六十华诞 - 李昌海 - 昌海的蓝色海滩
     这些七十五岁以上的老人,精神状态都很好。
庆上海师大六十华诞 - 李昌海 - 昌海的蓝色海滩
   大家都非常珍惜这样聚会的机会。毕竟我们已经“古稀”了。
庆上海师大六十华诞 - 李昌海 - 昌海的蓝色海滩
    说说想想,交流着个人的生活体会。
庆上海师大六十华诞 - 李昌海 - 昌海的蓝色海滩
 四班同学的座谈看起来有不同的意见。左二的王传锦是刚从墨尔本回国的,正在说什么呢?我只觉得这个镜头每一个人的表情都很有意思。
庆上海师大六十华诞 - 李昌海 - 昌海的蓝色海滩
     四班的老干部林法太(右后)毕业后留校,在体育系工作。
庆上海师大六十华诞 - 李昌海 - 昌海的蓝色海滩
    座谈结束以后,我们就重新走一走1958年9月1日的几个重要驻足点。南大楼是我们第一次开班会的地方。写着“南大楼”的这一边是南面。这扇窗里就是我们中文系1958级一班的教室。1958年9月1日晚上,全班同学在这里见面了,宣布了班委会、团支部的组成,介绍了班级的党小组长。我才知道和我同寝的老汤是党小组长。
    当时我们是五个班,到二年级调整为四个班。我们的自修教室就在南大楼底层。我们班自修室对面是小卖部。
庆上海师大六十华诞 - 李昌海 - 昌海的蓝色海滩
     正当我们拍照的时候,校长朱自强来看我们,听说我们是1958级的,连连称呼“老前辈,老前辈”,弄得我们这些人不好意思。校长要求和我们一起合影。第二排左起第六位就是朱自强校长。
  
庆上海师大六十华诞 - 李昌海 - 昌海的蓝色海滩
    这几张照片都是校办的老师帮助拍摄的。
庆上海师大六十华诞 - 李昌海 - 昌海的蓝色海滩
    我们又来到了北大楼前。1958年9月1日,我们就住进了这里。三楼是女同学,二楼是男同学。二楼西部有一个大教室是我们熄灯后的自修教室,每夜都有同学在这里挑灯夜战。有时候为了准备听好老师的作品分析,我们先要阅读原作。有一次为了分析刚刚出版的《上海的早晨(第二部)》,图书馆的《上海的早晨(第二部)》都给了我们也不够,大家只好快速浏览,每人两小时,浏览情节、熟悉人物等等。一位读完了就叫醒第二位,接着读。当然,上课的时候就有人撑不住,打起瞌睡来了,大家都很理解。
庆上海师大六十华诞 - 李昌海 - 昌海的蓝色海滩
    我的寝室是208,就是二楼右面那台空调的房间。据说我们住进去前是华东音乐学院周小燕教授的办公室。
庆上海师大六十华诞 - 李昌海 - 昌海的蓝色海滩
    这座楼现在是外语学院的办公室。这座楼做几百人的宿舍,在现在是无法想象的。楼里每层只有男女厕所各一,只有两个水龙头,水压很低,水流不大。于是三楼的厕所都归女生用,二楼的都归男生用。后来一楼也住人了。每天晚上,大家抽空把第二天的洗脸水打好放在走廊里。每天早晨早操时,每个房间留下一个人打扫卫生,打水。有的同学干脆到饭厅外面洗碗的龙头去洗脸。那时候还要天天检查卫生,评分、评等级。七项21分。用彩色纸印红旗、黄旗、绿旗。我们班吕明珍大姐当室长的寝室连续几年是全院的标兵寝室。那时候,班里的劳动委员、卫生员是很辛苦的。宿舍管理也是我们学生自己管理的。我的挚友朱长根就是专门负责熄灯拉闸的。
庆上海师大六十华诞 - 李昌海 - 昌海的蓝色海滩
    我们上大学的时候,做梦都没有想象过学校会有十层以上的大楼。这文苑楼的地皮上,曾经在“困难时期”种过卷心菜。也许还会有人记得,那时候下午一下课,就到班级的包干区,用树枝、小棍去拨卷心菜上的菜虫和虫卵。不记得这块地是哪个班包干了。我班是在南大楼旁边。
庆上海师大六十华诞 - 李昌海 - 昌海的蓝色海滩
 我第一次看到文苑楼是在2012年纪念毕业四十周年的那一天。确实很漂亮,很大气。
庆上海师大六十华诞 - 李昌海 - 昌海的蓝色海滩
   站得太近,不能把楼拍好。
庆上海师大六十华诞 - 李昌海 - 昌海的蓝色海滩
    这张拍得大了,可惜黄家礼闭眼了。
 庆上海师大六十华诞 - 李昌海 - 昌海的蓝色海滩
  呵呵,黄家礼还是闭眼了。只能如此了。
庆上海师大六十华诞 - 李昌海 - 昌海的蓝色海滩
    蔡宝瑛为了不挡住后面的同学,采取了弯腰的姿势。
庆上海师大六十华诞 - 李昌海 - 昌海的蓝色海滩
 还是王维萍(王美娣)这样蹲下来好。不过,这七老八十的人,蹲下来的功夫差不多都没有了。
庆上海师大六十华诞 - 李昌海 - 昌海的蓝色海滩
    记住这地方,就记住了给与我们知识的老师。一座小二楼,上层是中文系党政工团和教师办公室,底层是历史系办公室。当年著名的翻译家朱雯教授、历史学家魏建猷教授、语言学家张斌、古诗词专家马茂元教授等都曾在这幢小楼里工作过。魏金枝先生,包玉珂先生和覃英女士都担任过中文系主任。
庆上海师大六十华诞 - 李昌海 - 昌海的蓝色海滩
 多留一会儿,多回忆一下我们的恩师。
庆上海师大六十华诞 - 李昌海 - 昌海的蓝色海滩
   金夏林后来居上,挡住了我的下巴。呵呵。
庆上海师大六十华诞 - 李昌海 - 昌海的蓝色海滩
 帮助摄影的校友说,我们范教授的下巴一直被挡住。
庆上海师大六十华诞 - 李昌海 - 昌海的蓝色海滩
   看不到自己写的祝福词了
庆上海师大六十华诞 - 李昌海 - 昌海的蓝色海滩
    母校,我感谢您的教育培养!我没有辜负您的教育培养!我虽然已经退休十四年,但我依旧在教育岗位上尽我所能。
庆上海师大六十华诞 - 李昌海 - 昌海的蓝色海滩
    在西部,我看到了生气勃勃的一群小小学友,未来的希望就在他们身上。
庆上海师大六十华诞 - 李昌海 - 昌海的蓝色海滩
 回来庆贺母校华诞的校友络绎不绝。
庆上海师大六十华诞 - 李昌海 - 昌海的蓝色海滩
 
庆上海师大六十华诞 - 李昌海 - 昌海的蓝色海滩
 
庆上海师大六十华诞 - 李昌海 - 昌海的蓝色海滩
     这几位很愿意被我摄入镜头,他们应该是和我差不多届别的校友。
庆上海师大六十华诞 - 李昌海 - 昌海的蓝色海滩
      已经下午三点多了,志愿者的任务也快结束了。
庆上海师大六十华诞 - 李昌海 - 昌海的蓝色海滩
 
庆上海师大六十华诞 - 李昌海 - 昌海的蓝色海滩
  我走近这几位,以为她们是刚毕业的。
庆上海师大六十华诞 - 李昌海 - 昌海的蓝色海滩
    她们告诉我,已经毕业四年,有在小学工作,有在幼儿园工作的。她们很乐意我给她们照相。她们的脸上洋溢着幸福的笑容。她们是幸福的一代、希望的一代。
庆上海师大六十华诞 - 李昌海 - 昌海的蓝色海滩
     喜庆的校园
庆上海师大六十华诞 - 李昌海 - 昌海的蓝色海滩
    出色的校友
庆上海师大六十华诞 - 李昌海 - 昌海的蓝色海滩
      在音乐学院的接待摊位,我碰到了数学系的校友,我们住在同一小区,而且是前后房。他们驻足看一本《校友名册》,我就把这本名册封面拍了下来。
庆上海师大六十华诞 - 李昌海 - 昌海的蓝色海滩
 找到我们年级的一页,也拍了下来。我的姓名在中文系58级本科一班的第27位。
 庆上海师大六十华诞 - 李昌海 - 昌海的蓝色海滩
 东部的小湖东南面好像是扩大了,氺很清,有专人管理。记得我们在的时候是管礼堂的老王兼管的。
庆上海师大六十华诞 - 李昌海 - 昌海的蓝色海滩
 文史楼西墙上攀缘的藤很有意境。
 
庆上海师大六十华诞 - 李昌海 - 昌海的蓝色海滩
     小湖涟漪,让我想到1958年9月1日吃完晚饭,在开班会前和几位同学泛舟湖上的情境。
庆上海师大六十华诞 - 李昌海 - 昌海的蓝色海滩
    那幢楼,我们那个时候也是没有的。
庆上海师大六十华诞 - 李昌海 - 昌海的蓝色海滩
 这小岛上,陶行知先生的坐像,让我再一次重温:“带着一颗心来,不带半根草去。”要做一个清白的教师,
庆上海师大六十华诞 - 李昌海 - 昌海的蓝色海滩
 陶行知先生的教育思想牢记在我的心中。
庆上海师大六十华诞 - 李昌海 - 昌海的蓝色海滩
 摄影的志愿者像是理解我的心思,给我连拍了几张。
庆上海师大六十华诞 - 李昌海 - 昌海的蓝色海滩
 我觉得这几张照片拍得都很满意。
庆上海师大六十华诞 - 李昌海 - 昌海的蓝色海滩
   多了一座凉亭,找不到当年的石桌了。
庆上海师大六十华诞 - 李昌海 - 昌海的蓝色海滩
 美景
庆上海师大六十华诞 - 李昌海 - 昌海的蓝色海滩
 美景看不够
庆上海师大六十华诞 - 李昌海 - 昌海的蓝色海滩
 我流连忘返
庆上海师大六十华诞 - 李昌海 - 昌海的蓝色海滩
 
庆上海师大六十华诞 - 李昌海 - 昌海的蓝色海滩
 不知道当年的琴房还留下几幢。
庆上海师大六十华诞 - 李昌海 - 昌海的蓝色海滩
 
庆上海师大六十华诞 - 李昌海 - 昌海的蓝色海滩
 右旁的大树和北大楼前的那几棵松树,应该是我们那个年代已经有的。
 
庆上海师大六十华诞 - 李昌海 - 昌海的蓝色海滩
     忽然发现,在朱长根签名的右上角就是我的前面,现在只有半截。

庆上海师大六十华诞 - 李昌海 - 昌海的蓝色海滩
       在公交车站,等车的都是参加校庆的校友。
  评论这张
 
阅读(489)| 评论(13)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