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昌海的蓝色海滩

时不我追 时不我待

 
 
 

日志

 
 
关于我

出生于浙江宁波,高小、初中、高中、大学在上海求读,大学毕业分配在上海四平中学教学,1974年调到黑龙江八五四农场中学,1978年调到黑龙江农垦师范学校,2000年退休回到上海。退休后,被中学、中专聘任教师多年。后被聘社区老年大学电脑专职教师。

网易考拉推荐

东湖路的四个故事(转载)  

2014-10-21 16:45:23|  分类: 游上海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东湖路的四个故事 - 李昌海 - 昌海的蓝色海滩

 

东湖路原名杜美路,由法租界越界修筑于1902年。杜美,又称杜梅,1931年5月13日被选为法兰西第三共和国第十三任总统,1932年5月6日被俄国无政府主义者帕维尔·戈尔古洛夫枪杀。也有传说,他在1902年之前来过上海,故法租界当局将该路命名为“杜美路”。

东湖路的四个故事 - 李昌海 - 昌海的蓝色海滩

 

原先的杜美路,往西一直要到常熟路。1937年,这条路的西段并入了蒲石路,1943年,一并改称为长乐路,剩下的路段,则在1943年以湖北武汉著名的“东湖”命名。

如今,东湖路毗邻淮海路,闹中取静,绝对是市中心豪华的地段。但是在40年代,这里一片荒凉,到武康路为止都是农田。从东湖路骑自行车出去,20分钟后就到郊外了。徐汇区那时是新开发的地区,相当于现在上海的梅陇。

东湖路不长,但就是这不到500米的小路,却是充满了故事,或许,这就是“魔都”的缩影吧。

东湖路的四个故事 - 李昌海 - 昌海的蓝色海滩

东湖路70号 东湖宾馆

该建筑最早是杜月笙的新公馆。上世纪30年代,时任财政部长的宋子文为开发财源,推出一种“航空奖券”,并交由杜月笙包办发行。而杜又将这一赚钱机会送给了自己的门人金廷荪,并帮助金包销航空奖券,让金发了一笔横财。

发财后的金廷荪不忘恩人,耗资30万美元(你没看错,那个时候的30万美元!),于1934年在杜美路建造了一幢花园豪宅,赠予杜月笙。新公馆主楼陈设均为法式家具,餐厅、客厅、宴会厅风格古朴典雅,体现了中国南方的庭院建筑风格。

杜月笙本人非常喜欢这座花园住宅,并打算举家迁入,他甚至将四位夫人的居所也安排妥当:二楼供二夫人陈帼英居住;三楼给大夫人沈月英居住;主楼西边一幢小洋楼供三夫人孙佩豪居住;东边一幢小洋楼给四夫人姚玉兰居住。

东湖路的四个故事 - 李昌海 - 昌海的蓝色海滩

 

当杜月笙准备搬入新公馆时,恰逢“八·一三”事变爆发,杜月笙逃往香港。抗战胜利后,杜月笙以60万美元的价格,将这栋楼卖给美国新闻处,并一度作为美国领事馆──所以,这幢新公馆,虽然被老上海称为“杜公馆”,杜月笙却是一天也未入住。

 

东湖路的四个故事 - 李昌海 - 昌海的蓝色海滩

东湖路的四个故事 - 李昌海 - 昌海的蓝色海滩
 

1950年,这幢建筑改作“中共华东局东湖路招待所”;1954年,改为“中共上海市委招待所”;改革开放后的1982年,才更名为“东湖宾馆”──当然,“东湖”二字,是个上海人都明白它的背景的。

东湖路的四个故事 - 李昌海 - 昌海的蓝色海滩

 

在东湖路的7号,还有一个“大公馆”,常常也被一些人误认为是杜月笙公馆,传说的故事版本也和上面70号大致相同。曾有文章这么介绍:占地一千多平方米的“大公馆”是一栋法式别墅,建造于1921年。设计师是法国人,但是买主,是犹太商人Ray Joseph,此人因常年从事跨国贸易而发财,在上海虹口、徐汇等地拥有不少房产──这些信息都没问题,问题是这些:

东湖路的四个故事 - 李昌海 - 昌海的蓝色海滩

 

1930年代,一位上海闻名的大亨杜月笙的门人,因承包航空彩票赚得暴利,便以重金购下大公馆献给杜月笙,因而被称为“杜公馆”。1946年,杜月笙又将大公馆,转赠红极一时的国民党军统特务戴笠,藉此贿赂他,冀望能获得上海市长宝座。没想到,戴笠得了房子不久便遭遇空难,杜月笙的市长梦就此破灭。

据传,戴笠得到“大公馆”后,曾将房产转让当红明星胡蝶名下。这也仅仅是传说,更多是出于“生意”上需要,因为,此“大公馆”乃高档餐厅,讲点与历史“名人”有关的故事,也是一种宣传手段吧。至少,留存下来的资料已表明,此大公馆与杜月笙毫无干系。

东湖路的四个故事 - 李昌海 - 昌海的蓝色海滩

 

解放后,东湖路7号一度是“苏联驻华文化代办处”的驻地。以后归市政府,有许多高级领导人在此下榻过。1972年,中、美联合公报的不少艰难谈判、讨论便在这里进行。

东湖路路口到48号的房子都是法国人建造的,当时这里属于法租界。房子是一律的式样,外表红砖,里面的厨房宽敞下沉。这片房子在30年代完工。48号朝里的房子是中国的“大包头”(大建筑商)盖起来的,40年代完工。

现在,洋房大多重新粉刷过,肉红色的砖透着喜气,里面先后住过许多大人物。弄堂深处的房子,有些有独立门院,铁门终日紧闭,像是从来就没有开启过。那些房子大多很久没装修了,斑驳的外墙、陈旧的门窗,更像是某所大学的宿舍楼。

东湖路的四个故事 - 李昌海 - 昌海的蓝色海滩

 

大公馆对面,原来是59中学的前身,“江西中学”,操场尽头有着巨型台阶的洋房内是教室──现在那里早已成了商务楼盘。东湖路向淮海路弯角上当年是一家小食铺,小店隔邻的天鹅阁咖啡馆当年名声大噪。

东湖路的四个故事 - 李昌海 - 昌海的蓝色海滩

 

东湖路9号,以前是东湖电影院,电影院前有一广场,靠马路的门边斜出一角是票房。1960年,东湖电影院成为全国第一家立体电影院──当年看立体电影,就靠一副纸质围框的偏振片眼镜,看《魔术师奇遇记》,现在想来依然觉得过瘾;而如今,满眼3D电影都觉得不够刺激,所以,人的欲望是被不断地“不满足的”。

 

东湖路17号,青年报社,这里曾是比利时领馆,解放前,一度为国民党某军官的私人住宅。1950年,该花园住宅由华东交通部华东交通专科学校及中央音乐院上海分院使用,后曾用作上海市第一医学院内科学女生宿舍,1964年《青年报》报社迁入使用至今,作为青年报社办公楼。

东湖路的四个故事 - 李昌海 - 昌海的蓝色海滩

 

东湖路虽短,但是,名人名居的确不少,即便像56弄这样没有名字,却依然卧虎藏龙。关于东湖路的第四个故事,就发生在56弄里。

东湖路的四个故事 - 李昌海 - 昌海的蓝色海滩

 

这里离赫赫有名的“杜公馆”,仅几步之遥。一隅之隔的繁华全然没有波及到56弄,它像是被东湖路遗忘了似的,从上世纪30年代开始,无数的社会名流、政府要员等,上层人物曾居住于此。但奇怪的是,虽然源源不断地有人来探访,但热闹着旁人的热闹,56弄始终无名。

沈莱舟就是56弄的居民之一,他就是上海著名老店“恒源祥绒线店”的创办人。1927年,沈莱舟与人合作,在福州路开设“恒源祥人造丝毛绒线号”。这间小小的商号,就是“恒源祥”的前身。创始人沈莱舟从小的商号起步,鼎盛时期亦工亦商,下属十家企业,成为国内绒线行业的龙头老大,人称“绒线大王”。

东湖路的四个故事 - 李昌海 - 昌海的蓝色海滩

 

绒线大王沈莱舟

1935年,“恒源祥”迁至现在的金陵东路139~141号,换上了“恒源祥公记号绒线店”的招牌,批发兼零售,成为当时绒线业的大户。40年代初,上海经济不景气的时候,却正是沈记恒源祥鼎盛的时候,沈莱舟花了十几根金条,买了东湖路56弄里的一栋房子。

东湖路的四个故事 - 李昌海 - 昌海的蓝色海滩

 

现在看来,这栋房子仍然是新颖的。它占地300平米,高三层,一并三排,全部房间朝南。房子的外观洋溢着海派风情,凸出的一排房子,像是巴黎大剧院里奢靡的包厢造型,虽然经历岁月洗礼,仍然不退姿色。一楼有舞厅和两间打通的厨房。每天吃饭时,是家里最热闹的时候。全家十几个人围着张乒乓桌那么大的桌子,两个保姆忙碌得不可开交。

沈莱舟原来看中的是现在宝庆路2号,靠近复兴路的房子,那是一幢20年代建成的房子,有个很大花园。但是,他老婆喜欢东湖路的房子。沈太太是大户人家的小姐,祖上也做官的,嫁给他的时候,沈还是个穷光蛋,可以算作下嫁吧。

1966年,文革没有任何征兆地降临到沈家头上。弄堂里,凡是知道历史的人,无一不提到恒源祥一家的命运,仿佛那种悲惨是整条弄堂的噩梦:“文革”刚来的时候,孩子们突然发现自己没人管了,一开始还很高兴;可后来才意识到,这条四分之三住户是资本家的弄堂,成了红卫兵经常光顾的地方──受灾最严重的,就是恒源祥老板一家。

东湖路的四个故事 - 李昌海 - 昌海的蓝色海滩

 

东湖路的四个故事 - 李昌海 - 昌海的蓝色海滩

 

56弄的22号,解放后,曾住着著名京剧表演艺术家盖叫天,还有他的两个儿子、儿媳妇、七个孙女和保姆。盖老和儿子常年在外表演,留下儿媳妇带着一群孙女,儿媳妇话不多,平时和附近的居民没什么交往。

东湖路的四个故事 - 李昌海 - 昌海的蓝色海滩

 

东湖路的房子,其实是人民政府拨给盖老的,在这以前,他住在马当路上的一幢小房子里。马当路的房子有一个小天井,东湖路房子后面有一块地坪。这都是盖老练功的地方。

盖老一生离不开戏,他有个信条:夏练三伏,冬练三九。夏天,他穿着棉袄,扎着大带,穿厚底鞋,在太阳下跑圆场;而冬天则反其道而行之,打着赤膊,在朔风凛冽中跑圆场。

东湖路的四个故事 - 李昌海 - 昌海的蓝色海滩

 

盖老平常说话做事,都离不开戏。对生活中的事,比如什么东西好吃,买什么东西,甚至自己家住在东湖路几号,他都不知道。这位艺术家,整个人都生活在戏里,人在戏中。只要一谈起戏来,就眉飞色舞,精神抖擞。哪一个动作哪一点不美,哪一个动作“缝儿”不够,他是很精通的。

盖老一生中表达他的喜怒哀乐,都离不开戏。长子翼鹏去世的消息传来的时候,盖老正在马当路的房子里喝茶,听到这个消息时,老人被惊呆了,眼含着泪,就唱道:“黄梅不落青梅落,白发人反送黑发人。”

“文革”中,盖老受到了残忍的虐待。住在在破草棚里,屋漏雨点落盆中,老伴烦得睡不着,而盖老则风趣地说,这声音好像台上的“阴锣”,正好催你睡觉嘛!1971年,盖老在杭州逝世,墓葬在杭州西湖南岸金沙港,墓坐东朝西,土石结构,墓前立有石碑坊,上书“学到老”三字,两旁楹联为“英名盖世三岔口,杰作惊天十字坡”,将其姓名、艺名和戏名都镶嵌在其内。

东湖路的四个故事 - 李昌海 - 昌海的蓝色海滩

 

后来,56弄许多人走了,许多人来了。这里曾经聚集了上海报业、出版社、商界、艺术界的人物。现在的39号,一幢白色的楼房,以前曾是前苏联专家住的;50号,是原正广和老板住的。16号,则是原卷烟厂老板住的。

许多房子换了主人。盖叫天的府第现在成了东湖旅游设备公司的办公地点,前苏联专家楼现在是东湖宾馆三号楼。

东湖路的四个故事 - 李昌海 - 昌海的蓝色海滩

 

林则徐的后人也曾住在这里,现在后人夫妇已经远渡重洋。当年,女人整日穿着旗袍,里面穿着裤子,奇怪的打扮,被看不懂的孩子们叫做“蛏子”。她家里养了20几只猫。那幢曾经爬满猫的房子,现在不知道成了谁的府第。

现在,56弄里有几幢楼租给了公司,外边的车也常把弄堂当成免费停车场,但这些暂时还没有破坏56弄的平静。弄堂里遇到的多是老年人和中年人,没有年轻人,也许他们都忙在外头,但是他们把这条弄堂的生机也带走了。也许56弄真的非常适合老人,在此他们无须怀旧,却已感受到了那份逝去的“花样年华”。

附地图:

东湖路的四个故事 - 李昌海 - 昌海的蓝色海滩

 


  评论这张
 
阅读(370)| 评论(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