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昌海的蓝色海滩

时不我追 时不我待

 
 
 

日志

 
 
关于我

出生于浙江宁波,高小、初中、高中、大学在上海求读,大学毕业分配在上海四平中学教学,1974年调到黑龙江八五四农场中学,1978年调到黑龙江农垦师范学校,2000年退休回到上海。退休后,被中学、中专聘任教师多年。后被聘社区老年大学电脑专职教师。

网易考拉推荐

拾柴、臭卤甏及积谷甏  

2015-05-12 22:22:10|  分类: 童年记事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不知怎么想起来这些事:拾柴、臭卤甏和积谷甏。

         那是近70年以前的事情了。大概从我懂事开始,就知道帮父母做点事情了。

         解放前,我家在宁波海曙镇苍水街。老宁波称我们住的这一段百米左右的路为“后市”,在最热闹的市中心后面,相当于解放前上海的“四马路”(不懂问问七十岁以上的老上海)。街名是纪念民族英雄张苍水的,张苍水的故居在街的西面。

         那时候,我们家家户户都是用灶头烧饭做菜的,不知道煤球、煤饼,更不知道还有煤气。烧火用的是木柴,引火用的是稻草。木柴是买的,稻草有时候是买的,有时候是西门外种地的姑父挑出来的。卖木柴的店就在十字路口西北面。店里有劈好的松木柴和引火的松明子。不过,为了省钱,我们常常从挑担的山民那里买木柴和松明子。

        为了给家里省钱,我每天放学的时候,就在路上捡破烂的木条、木块,有时候绕到外城马路或姚江边去捡地上的干树枝。当然每次捡的不多,也就是两只手拢得住的数量。当然,母亲看了是很高兴的。

        在灶头烧火的矮凳旁边有两只甏,其中一只是臭卤甏。这只臭卤甏为我们家省了不少菜钱。不知道甏里的臭卤是什么时候做的。平时洗菜的时候,老了黄了的菜叶,母亲总是不会扔掉,而是把它洗干净,用揩布把水吸干,扔进臭卤甏,再放进一调羹粗盐。有咬不动的老笋头,也放进去;菜便宜的时候,把冬瓜切块、苋菜杆切段放进去。这样过十天半月闻闻臭吃起来香的臭冬瓜、醢菜菇就可以端上桌了。特别在夏天,吃不下饭的时候,可以开胃。那时候,我在路上捡到一只洋芋艿、一块干净的卷心菜头,也会洗干净扔进臭卤甏。臭卤甏的盖子是一只饭碗,但这种碗,我后来没有看见过。

        在灶头烧火的矮凳旁边的另一只甏是积谷的。在烧稻草的时候,有时候会发现没有打净的谷子,就随手把它撸下来,放进甏里。时间长了可以积个半甏,倒出来,借个小捣臼,把谷子舂成米。舂出来的是糙米,与籼米混和在一起,做出来的饭味道很香。这种习惯,在很多人家都有。农村里把撸下来的谷子直接喂鸡鸭了。

        来到上海后,用煤球炉了,引火用旧报纸和废纸,也要加一点小木柴。我也曾经捡过路上的木块、木条、树枝,为家里省一点点钱。

        在上海,没有了臭卤甏,吃不到臭冬瓜了。后来回宁波在酒店吃到过臭冬瓜,但总没有自己家做的味道好。

        在上海市里从稻草上把稻谷撸下来舂成米,是没有机会了,但在农村劳动和工作的时候,还有过把稻谷撸下来的经历,但撸下来稻谷也都是喂鸡鸭了。

        七十年过去了,这些都成为记忆了。

  评论这张
 
阅读(406)| 评论(9)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