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昌海的蓝色海滩

时不我追 时不我待

 
 
 

日志

 
 
关于我

出生于浙江宁波,高小、初中、高中、大学在上海求读,大学毕业分配在上海四平中学教学,1974年调到黑龙江八五四农场中学,1978年调到黑龙江农垦师范学校,2000年退休回到上海。退休后,被中学、中专聘任教师多年。后被聘社区老年大学电脑专职教师。

网易考拉推荐
GACHA精选

蛇和酱油  

2016-06-12 13:58:12|  分类: 我和上海师范大学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在我的大学同学的记忆中,蛇与酱油曾经划上等号。这是怎么一回事呢?

         事情要追溯到1959年的6月。当时我正好是上海师范学院中文系一年级的学生。那时候,大、中学生一年都会有两次支援农村的劳动——双夏(夏收夏种)和三秋(秋收、秋种、秋耕),每次两个星期左右。是年6月初,我们到金山县朱泾公社参加双夏劳动。

        我们在金陵东路外滩乘坐小火轮去金山朱泾镇。小火轮沿黄浦江溯流而上,江猪(江豚的俗称)在两侧船舷旁追逐,江鸥在船尾低飞。两岸的景色逐渐由高楼变成平房,继而变成绿油油的田野。进入支流后,河水也由黄浊而变成清澈。

        到了朱泾镇,小火轮靠上河埠头。在下船的时候,突然女生中发出一片惊叫声。原来是她们在河埠头的石阶旁和石桥的桥脚下,看到有不少条小蛇在游动。女生胆小,一见就惊叫起来。 当地公社来接我们的干部对我们说,那是水蛇,没有毒,不用怕,这才消除了她们的恐惧。

        从朱泾镇河埠头到生产队大约有三十来分钟的路程。生产队派来接我们的人,用独轮车把我们的行李送到农民腾出来的住宿地。第二天我们就下地劳动。

        农忙时节,当地农民吃四餐饭。早晨,他们天不亮就出工,六七点钟之间回家吃早饭,饭后不休息就去田头。上午十点钟过后,他们就回家做午饭吃午饭。然后稍微休息一下就下地干活,到一点半钟两点之间,回家吃“点心”,其实还是吃饭。接着就干到天黑,才回家吃晚饭。

        我们是以班级为单位,借农民的空灶头,自己做饭。我们班级负责做饭的记得有张嘉法(调干生、小学教师)、黄永照(印尼华侨),他们两位都有腿疾,行动不便。我当时是班级生活委员,根据大家要求到镇上去买东西。

       刚到的几天,生产队分配给我们的劳动任务是割麦,以后才有翻地。为了方便搬运和翻地,割下来的麦子都一垛垛堆在一边。

       有一次田头休息,我们坐在田塍上休息。这时候,有手指粗、十来厘米长的小蛇,出现在我们周围。女生胆小,见到就惊慌地叫喊起来。男生中胆大的就抓住小蛇去吓唬女生。长根同学还用小刀“解剖”过小蛇。自然不是那种细致的医学解剖,只是把蛇从腹部剖开而已。因为蛇多,还有同学以为此地“金山”就是《白蛇传》里“水漫金山”的“金山”。后来有同学指出:此“金山”非彼“金山”。彼“金山”是长江边镇江的金山寺。于是大家恍然大悟。

        虽然是大学生,但因为在中学就每年参加农业劳动,割稻割麦也不生疏。早上收割的麦子一堆堆排列在地里。太阳已经当空,大家就息手回住地吃午饭。太阳很猛,早上也用了劲,所以休息时间长一点。待到一点半钟的时候,就到了地里。

        接下来的任务是把收割的麦子打下来。于是地里铺上了篾席,中间放了稻床。然后把早上堆放的麦堆搬到篾席上开始打麦。空出来的地准备翻地。

       为了一次搬得多,我弯下腰,用双手从地上兜底抄起。搬了几堆都很顺利。搬到这一堆,却有一种异样的感觉——滑溜溜、冷冰冰的。我心里有点害怕——莫不是遇上蛇了?我双手一抬,身子一转,一眼看到地上盘着一条粗大的蛇,不由得“哎呀——蛇!”惊叫一声。旁边的赵家镔、黄连生、朱长根连忙拿着铁鎝过来。不知谁喊了一声:“不要用铁鎝,快抓七寸!”本来盘缩着的蛇,被喊声惊醒,抬起头来,吐着信子。说时迟,那时快。记得是长根同学一步上前,虎口紧紧掐住蛇头下面的“七寸”,拎了起来。马上有人喊:“快!快抖!抖散龙骨!”长根就快速抖动手中的蛇,直到蛇不能动弹。这蛇长有一米多,当地称为“扁担蛇”,无毒,也不会主动攻击人。所以整个过程有惊无险。

        下午收工,我把蛇带回住地,想让做饭的同学处理,但他们都不会处理,或者是不敢处理。于是把蛇用草绳吊在墙边。

       第二天,农民建议我们,既然不吃就卖给镇上的药店,药店收“龙骨”。于是大家就让我把蛇拿到镇上去,回来的时候打一甁酱油回来。烧菜调味用。这天,天还有一点阴。我把蛇拿到药店,药店给了贰角钱。我到隔壁槽坊用贰角钱打了一瓶酱油,瓶子是自己带去的。

       这一天中午吃的菜是红烧豆腐,这用蛇换的酱油就派上了用场。以后大家用到酱油的时候就想起了蛇。在相当一段时间里,酱油和蛇就画上了等号。

        
  评论这张
 
阅读(163)| 评论(3)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