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昌海的蓝色海滩

时不我追 时不我待

 
 
 

日志

 
 
关于我

出生于浙江宁波,高小、初中、高中、大学在上海求读,大学毕业分配在上海四平中学教学,1974年调到黑龙江八五四农场中学,1978年调到黑龙江农垦师范学校,2000年退休回到上海。退休后,被中学、中专聘任教师多年。后被聘社区老年大学电脑专职教师。

网易考拉推荐

回忆1958年参加上海高考  

2015-06-06 22:07:01|  分类: 往事悠悠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2015年发表,2016年6月7日修改) 6月7、8 日这两天,全国高考。现在的高考,真是兴师动众。从考生、家长、学校、教育局到公安、交通各部门,都十分重视,甚至于还动用了特警来保驾护航。这参加高考的学生,享受的是很高级的待遇,实在令我们过来人羡慕。
         回想五十七年前的1958年高考,考试的日期好像是在七月的中下旬。天气特别炎热。
         复习的时候,白天在学校里,有时候有老师领着复习,有时候自己复习。因为1957年的反右,新沪中学是上海市委书记柯庆施直接抓的点。1957年上海市揪出第一个右派分子罗海沙就是教我们班的历史课的老师。此后,教过我们班的老师中,又有十三位老师先后被划为右派分子或反革命分子。他们多数被送劳教。为了我们高三同学参加高考,学校特准张友白老师“戴着”右派分子的“帽子”给我们上课。其他老师也都是小心翼翼地为我们上课。学校允许高三学生在自习课可以在校园里复习,于是一部分同学就寻找无人的角落去背书、背公式、背定理。那时候,没有什么模拟卷,但好像有一本复习指导书,指出重点。我们的课桌里就是高中三年读过的高考考试科目的课本。俄语是周观旗老师自编的复习资料。
        晚上,我为了不影响父母的睡觉,就在公用的楼梯口铺一张席子,就着楼梯口25W的灯光复习。邻居知道我要考大学,也都没有人来干扰我。也没有人对我用公共灯提出异议(公用灯的电费是住户平摊的)。我就一手捧着书本、一手拿着蒲扇扇风和赶蚊子。困的时候,就用自来水冲自己的头;出汗了,就用冷水擦身。
        我的考场在上海第一师范学院。考试的前一天下午,我去第一师范学院勘踏考场。我在家看好闹钟的时间,从四平路邮电新村的家里出发,穿过大连新村,沿着大连西路,走到广中路,再转到民晏路,进了第一师范学院,即现在的上海大学延长路校区。这一路,花费了一个小时多一点的时间。我知道我的考场在教学大楼底楼东北面的一个教室。经过现场勘踏,我对路线和所需时间,心中有数了。

         晚上,我仍然在楼梯口复习。只是为了保证第二天能够早起,我比平常提前睡觉了。
         这些日子里,家里没有为我增加营养,家里的饭菜和平时一样。说实话,家里对我考大学是矛盾的。我是李家的长子长孙,也是唯一的高中生,能够考上大学是家族的荣耀;但家庭困难,家里债务很重,考上大学需要家里负担,家里实在无法负担。我曾经想放弃参加高考去参加工作,但学校要求团员要“一颗红心,两种准备”,先要接受祖国挑选。因此在报考的志愿表里,我填报的都是不需要学费,而且食宿免费的师范院校。我不希望因为考大学而增加家庭的负担。
        考试的这一天,我提前起床。然后复习了一遍上午要考的内容。根据别人的“经验”,早晨不吃早饭,以免堵住“聪明窝”。我向母亲要了两角钱,用来买午饭。
        我带了上午要考科目的书和下午要考科目的书,带了一条湿毛巾、一瓶蓝黑墨水和一个搪瓷杯,直奔考场。因为前一天走过一趟,知道只要走一个小时多一点点就可以了。脚步加紧一点,一个小时就够了。到达第一师范学院的时候,时间还早,但同学也都陆陆续续到了。
         我们这个考场比较大,好像是四排座位。每张桌子坐两个人,不是现在的单人单桌。每个竖排是一所高中的考生,旁坐是另一所高中的考生。因为考试是竞争,每个考生都怕别人看到自己的答案,总是用手臂挡住自己的考卷,同时把身体侧向走道。
        我们那个时候,进考场没有什么“安检”之类的麻烦,只要带上准考证就可以提前进考场。监考老师会在考试前十分钟左右进入考场,检查课桌内的东西,课桌也不反放。除了自己带来的书本和笔记本等复习资料需要放到门口的课桌上,课桌内可以放毛巾、杯子和清凉油等。如果带了空白纸(用来抄答案),要给监考老师检查。老师会检查铅笔盒、钢笔套和其它有可能有作弊可能的东西。预备铃响了以后,监考老师就当众拆封试卷,逐一分发。正式铃一响,考场内只听到钢笔摩擦试卷的莎莎声和呼吸声。
         那时候我们大多数人没有手表,而考场内也没有电钟。老师就在黑板上画一个“钟”,每隔一刻钟就画一次指针,告诉当时的时间。后来我当老师监考的时候,也用了这个方法,这样可以减少“还有多少时间”的提问,减少干扰。
         考场规定,迟到20分钟不准入场;也规定开考后30分钟内不可以交卷。
         记得那时候,考场只有一位老师监考,但在走廊有流动监考老师,协助处理突发事件。
         作弊是监考的重点内容,也是令监考老师最头痛的事情。把考卷竖起来可能是给后面的同学看答案,也可能是无意的;地上有纸团,那一定与作弊有关;头转来转去是想偷看别人的答案。我们的数学老师曾经告诉同学,解题时一定要把过程列清楚,不要单写答案,既便于检查,又可以证明确实是推算出来的,可以排除作弊的嫌疑。
        但我们的考场发现一名女生作弊。老师发现这名女生头总是偷偷往桌子底下看,然后再写字,怀疑她作弊,就请一位流动监考的女老师进来检查。原来是她把作弊的内容写在大腿上,用裙子挡住,作弊的时候把裙子撩起看。这位女生当即被勒令退场,失去了升学的希望。
         7月份考试,天气很炎热。上午还可以,下午就不好过了。当年还不知道空调是什么,教室里好像也没有电风扇。带着的扇子也不能扇,扇扇子会分心,只好用毛巾擦汗。但不一会儿毛巾也发出一种馊味。考试结束,第一件事情是去厕所方便和搓毛巾。
        上午考完两科(其中一门是数学,另一门可能是政治),肚子也饿了。幸好考场组织了饮食摊在学校摆摊,教学楼前就可以有阳春面、馄饨等供应。我只有两角钱,一碗馄饨一角钱、一碗阳春面八分钱,既吃饱还可以多两分钱。中午找教学楼的东面的草坪稍息一会就继续看书,准备下午考试。
         下午是考语文。我先把文学和汉语部分做完,接着写作文。记得作文题是《大跃进中二三事》。我先伏案构思了三件事情,都是报纸上发表过的新闻报道内容。设想把三件事情一环扣一环,故事套故事。然后就动手一口气写下来。但写的过程中,铺开来收不拢,结果写了一个故事后发现只有五分钟了,就匆匆收拢。后来我在大学的写作课上,也用了故事的素材加上新的内容写了一篇作文《路遇》,被老师打印后发给同学。
        第一天的考试结束,也不去想考得好不好了,好坏都已经这样了,不如抓紧时间复习,准备第二天考试。考完后就马上回家,但走在路上好像轻松了不少。记得当年考试的科目比现在多。

        当年,我不会骑自行车(现在也不会),所以两天考试的来回都是步行的。我的同学大多数也是步行的,只有很少的人乘坐公共汽车或骑自行车。极少有人由家长陪同去考场的。那时候的高中生,独立能力很强,许多事情都是自己做主的,都能够独力行事。因此,在考场门口几乎看不到有家长在门口等候。    

  评论这张
 
阅读(591)| 评论(9)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