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昌海的蓝色海滩

时不我追 时不我待

 
 
 

日志

 
 
关于我

出生于浙江宁波,高小、初中、高中、大学在上海求读,大学毕业分配在上海四平中学教学,1974年调到黑龙江八五四农场中学,1978年调到黑龙江农垦师范学校,2000年退休回到上海。退休后,被中学、中专聘任教师多年。后被聘社区老年大学电脑专职教师。

网易考拉推荐

一个除夕夜  

2016-02-08 15:37:12|  分类: 往事悠悠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农历十二月的最后一天,就是除夕。无论这一年农历有十二月三十日,或只有十二月二十九日,都是除夕。那一晚就是除夕夜。除夕夜大概是从吃晚饭——年夜饭开始。
        过了除夕夜,有几个除夕,在我记忆中留下了特别的印象。
        上世纪八十年代初的一个除夕,我在黑龙江虎林西岗。那天下午,我到老教师熊冀生家提前拜年。我与他相隔一代人,但我们是同一教研组的,我很尊重他,他很关心我。我们经常交流思想,交流学术问题。他的家我经常去,他老伴是学校的后勤工人。所以我的拜年就是一次较为广泛而深入的谈话交流。
        在这一天我在熊老师家发现了一个花花绿绿的正方体——魔方。这是我第一次看到魔方。这个魔方是他的儿子出差从大城市带来的。我很好奇,就随手拿过来转动。我知道这是要把正方体的混杂的六种颜色,归位为每一面只有一种颜色。我玩了几次,只有做到一面是全色,其它五面都是杂色。熊老师看到我喜欢玩,家里也没有别人玩,就让我带回家去玩,同时把说明书给我。说明书上有解法,可以参考。
        我回家后,吃完简单的年夜饭,就玩起魔方来了。那时候,我们的年夜饭很简单。肉是食堂里买的一次买了吃几个月的肉,通常是半匹猪,不带内脏和头与尾巴,买来后,乘着还没有冻,用大斧子把它劈成几个大块和几个可以吃两三天的块。藏在窗前的雪堆,到吃的前一天从雪堆里拿出来放到厨房,慢慢解冻。其它的蔬菜也都是早已经贮藏在地窖或走廊里的大白菜、土豆、冻豆腐、粉条等等。但走廊有老鼠,才常常会被咬。那时候,上海食油是限量的,但我们哪里的油基本是不定量的。于是自己炸油豆腐,做拔丝土豆、拔丝苹果。鱼是食堂买来分的。那一年我家的孩子都在江西,所以只有我和妻子吃年夜饭。
        那时候,我家还没有电视机,整个学校的领导和教职工都没有电视机。吃完年夜饭,妻子就打开半导体收音机听广播,我就玩起了魔方。
        也不知道这魔方是谁发明的,一拿上手就放不下来。除夕的晚上,外面是零下20℃以下的气温,窗外是厚厚的积雪,外层窗上是一幅幅冰花组成的冰画(北大荒的房屋的门窗都是双层的)。我在厨房里的两只炉子里添加了煤块,让炉子烧得旺旺的,火墙和炕上散发出来的暖气温暖了房间的空气。在25W白炽灯下,我的头一会儿向南,一会儿向北,摆弄着魔方。
       我很喜欢动脑筋的游戏和玩具。这个魔方让我把整个晚上都用在解魔方上。
       解魔方说不出是多少次失败,只能计算成功多少次。起初我只能完成一面全色,很着急。而着急的结果是更加急躁和思维混乱。到过了12点,我好像只成功一次。我决定一定要再来一次六面全色。我全神贯注,毫无惓意,把那些小方块拧过来拧过去,经过坚持,终于又在不偷看说明书的情况下,独力完成了六面全色。
        完成任务之后,我再在炉子里加好煤块,然后洗脚上床。
  评论这张
 
阅读(219)|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