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查看详情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昌海的蓝色海滩

时不我追 时不我待

 
 
 

日志

 
 
关于我

出生于浙江宁波,高小、初中、高中、大学在上海求读,大学毕业分配在上海四平中学教学,1974年调到黑龙江八五四农场中学,1978年调到黑龙江农垦师范学校,2000年退休回到上海。退休后,被中学、中专聘任教师多年。后被聘社区老年大学电脑专职教师。

为什么是最后一次?  

2018-04-09 21:21:19|  分类: 情感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上午要从书橱找一本书,翻到了二十多年前学生毕业时候的留言册。看到孩子们写的留言,一张张脸庞就浮现在我的眼前。分别时的难舍难分的样子,犹在眼前;相互叮嘱的语言,犹在耳边。我仿佛回到了几十年前和学生分别的情境中,眼睛润湿了。有的学生最近看到过,或者通过电话,或者知道信息,但有的人说好会联系的,但一直毫无消息。他们在哪里?生活得好吗?真的好想你!想你!想你!想你!
为什么是最后一次? - 李昌海 - 昌海的蓝色海滩
 
       下午,我和几位老年朋友例行活动结束,走在路上,又想起这些孩子——现在已经是孩子的爸爸妈妈,甚至是祖父母、外祖父母。他们好吗?我情不自禁地哼起了“想你,想你……”突然我打住了。什么玩意?最后一次?为什么是最后一次?噢,那首叫《心雨》的歌不适合诠释我们分别时候的感情。
       想起来了,还是那首老歌《友谊地久天长》最能表达我对他们的思念。
为什么是最后一次? - 李昌海 - 昌海的蓝色海滩
 
       我想到在课堂上给他们上课,有人走神了,我竟然生气了,甚至产生一过性反应,使孩子们紧张得怕出事情。多数时候上课,我心情把握得好,一节课结束,正好下课铃响:“下课!”我手一挥,他们就高高兴兴向饭厅冲去。我看着他妈的背影感到可爱。晚自习的时候,有人喜欢找个借口,偷偷溜到我的办公室“放松一下”。我也乘此了解学生的思想,听取对教育教学的意见。
为什么是最后一次? - 李昌海 - 昌海的蓝色海滩
         现在已经不是小姑娘了,是一位坚强的母亲。
        在没有手机、没有电脑的年代,我会收到许许多多信,向我问好,汇报工作情况,报告家庭情况的,还有生孩子的时候全班学生一人给她送一颗鸡蛋的喜事。这些信,给了我很大的安慰和鼓励。我也会给他们写回信、打电话,特别是好久得不到信息的时候,我会到处去问。他们把我当老爸,我也把他们当作儿女,一直想着他们,没有最后一次。即使是已经早逝的学生,我也会经常想起他们,为他们惋惜!
为什么是最后一次? - 李昌海 - 昌海的蓝色海滩
       他是一位极有责任心的人,放弃休息时间,为学生会出板报,到了工作单位为工会画宣传画。就是这样的好学生,竟会被尿毒症夺去了年轻的生命!老天啊!我经常会想到他,但是却再也看不到他了!
      我想着我的学生!我翻开他们留下的留言,泪水就禁不住滚下。我控制不住自己,
为什么是最后一次? - 李昌海 - 昌海的蓝色海滩
 
为什么是最后一次? - 李昌海 - 昌海的蓝色海滩
 毕业时候的马宁(穿深色裤)和班长李慧英,虎林校园
为什么是最后一次? - 李昌海 - 昌海的蓝色海滩
去年春节后,我在重庆见到柏艳梅。他的女儿已经大学毕业。时间真的好快啊!
 
  评论这张
 
阅读(172)| 评论(8)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