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查看详情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昌海的蓝色海滩

时不我追 时不我待

 
 
 

日志

 
 
关于我

出生于浙江宁波,高小、初中、高中、大学在上海求读,大学毕业分配在上海四平中学教学,1974年调到黑龙江八五四农场中学,1978年调到黑龙江农垦师范学校,2000年退休回到上海。退休后,被中学、中专聘任教师多年。后被聘社区老年大学电脑专职教师。

从大米换饼干说起  

2018-07-06 16:27:03|  分类: 往事悠悠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在上世纪五六十年代,城市里吃粮是凭购粮本到指定粮店购买的,如要买不是粮店供应的粮食制品,如糕点饼干,则需要换取粮票,凭粮票购买。
       在农村,农民的口粮是卖了公粮以后留下的。当农民需要买一点粮食制品的时候,就需要把米换成粮票。但农村的粮票不是想换就可以换的,所以只能挑着粮食到集镇上去换,
        那时候,粮票中的全国粮票是最吃香的,可以在全国通用,一般是探亲回家的职工带回家的。
          那时候,没有钱你可以捡废品、找一点废铜烂铁卖了变成钱。但没有粮票,真是寸步难行。时间长了就是“盲流”。
        记得最清楚的是1963年春节。这是我参加工作后的第一个春节。为了感谢读初中时候老师和同学对我的关心,我写信请初中时候的两位班主任林翰鍫和沈士麒老师,同学徐友发、李高强、赵济棠、张国勇、彭美英,在年初三到我家来吃午饭。没想到到时候。徐友发还特意带来半两油票和半斤粮票,说是来吃饭的人多,我家还有两个妹妹粮食肯定比较紧,所以拿一点粮票、油票表示一点兄弟情谊。我也没有推托就收下了。这事情已经过去了五十五年,单位依然记得十分清楚。林老师在那一年开学后的一个星期天,因脑溢血去世。赵徐两位也已经去世。
        上大学的时候,有一年放暑假,一位家住杭州的同学没有回家。他的在上海的老同学就要到学校看他,提前写信告诉他。同学来了,总要请人家到镇上吃饭,但是手头没有粮票,他就给我发了一张明信片,向我借两斤粮票,等开学退伙以后再还给我。我见信急急忙忙把粮票寄给他。让他尽了地主之谊。
         1967年我因为神经衰弱和胃不好,躲到离开十七年的老家宁波去休养,住在七姑家。七姑知道我晚上需要吃一点苏打饼干缓和一下胃痛,就挑着一点大米,和我一起到城里的南货店换了一点苏打饼干和挂面。南货店把大米成色尽量估低,就可以多赚一点差价钱。这种交易不是等价的,明显是农民吃亏。
        我的两位姑妈都是勤劳人,都很能持家,所以粮食安排都很好,没有让我有吃不饱的感觉我带去的粮票,姑妈都是当宝贝藏起来的,以备不时之需。
        改革开放以后,突然不需要用粮票了,开始还担心哪里还可能需要粮票,出门还看看粮票带了没有。后来才慢慢习惯了。
  评论这张
 
阅读(28)| 评论(3)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